首页 -> 大学 -> 大学
大学生因纹身找工作被拒
更新时间:2015-11-27

       24岁女子微微喝农药自杀了,事情就发生在11月13日的下午,幸运的是她及时被人发现,经抢救生命暂时无碍,但至今还在ICU病房,尚未度过危险期。而让她始终走不出这心结的原因,竟然是身上的一处纹身……

       女子喝农药自杀 在山上被人发现

  阳光透过窗棂照在医院走廊的坐椅上,微微的父母面容显得苍白愁苦,从出事那天起,他们已经连续4天几乎没有合眼了。

  11月13日下午3点多,穿戴整齐的微微告诉妈妈,她要出去转转,于是就跑出了位于长海县小长山岛的家,她的母亲一直在家等她,直到傍晚5点多,她也没有回来,她16岁的妹妹跑出去找她也没有找到。

  就在微微家不远的山上,一位村民上山牵牛,发现山坡上躺着一位女子,口吐白沫失去了意识,在她身边发现了4瓶乐果农药和1瓶敌敌畏,一瓶乐果已经空了。

  村民急忙报警和拨打120,民警来了之后赶紧将女子送到小长山岛的一家医院救治,随后转到长海县人民医院,经抢救女子活了过来。

  就在微微父母拼命寻找她的同时,长海县大长山岛、小长山岛里的人们在网上也焦急寻找着女孩的父母,直到13日晚上5点多的时候,警察来到微微的家,微微父母才知道喝农药自杀的女子,就是自己24岁的女儿微微,微微母亲心痛得大脑一片空白,她没穿鞋就跑出了家门。

  在长海县人民医院,微微醒过来第一句话就说,妈妈,我喝完药就后悔了……

    据微微的妈妈讲述,女儿跟她说,那天她走出家门,就到附近的店里去买农药,药店里的人起初不肯卖给她,她后来又戴着口罩去买,最后买到了,她说她自己知 道也许喝一瓶敌敌畏也没什么事,但却鬼使神差地喝了乐果,然后边说边哭,说喝完乐果就后悔了,她就喝了一大口,喝了还往外吐了,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微 微还说,她只想让自己睡一会儿,睡一会儿也许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 辞掉工作去酒吧 胳膊文了骷髅头

  24岁的女子想要自杀,究竟是为了啥?答案竟是微微身上的一处文身,这更让人费解了。

  微微的母亲说,微微的右臂上文了文身,重而且细密,有8个骷髅头,还有那种永不开放的暗夜的花,微微就是被这处文身折磨得发狂,而本来微微是个非常老实、内秀、文静的女孩子。

  微微从小学习就好,小学、初中一直当班长,中专学的是制药专业,毕业后在金州一药店工作,因为工作成绩好又敬业,在药店里从事管理工作。

  2015年1月份,微微突然从药店离职了,尽管店里万般挽留,她还是走了。离职前,微微以前的一个同事来找过她,据说挣了大钱,一年收入不下20万。这让微微也动心了,微微曾跟父母讲,爸爸妈妈你们很辛苦,我就想要赚一笔钱,付个首付,给你们也买个房子……

   微微就这样跟随那个以前的同事去了酒吧,微微在右臂上文了8个骷髅头,花了不少钱,可让微微失望的是,事情跟她想得完全不一样,她在酒吧没有赚到钱,她 才觉得自己上当了。没多久,微微从酒吧辞职,她还想再回到药店,药店却委婉拒绝了她,原因就是她身上“吓人”的纹身:冬天还好,夏天人家看到药店员工身上 是这样的,让顾客怎么想呢!

       洗掉得花五六万 找工作屡屡受挫

  微微后悔不已,但是她却无力改变了,因为文身文上去容易,洗下去却难。微微爸说,微微在网上查阅后告诉他,她胳膊上的文身,想要洗掉需要遭罪不说,可能要花个五六万才能洗下去,还可能洗不掉。

   这个消息让微微情绪更加低落了,因为她知道家里仅靠父亲一个人打工维持,根本没有这笔钱拿出来洗掉她身上的这些文身。微微的父母也没想到,这处洗不掉的 文身在微微身上留下了抹不去的阴影,之后微微又找了一些工作,但都失败了,而且,找工作时又遇到了骗子,她把父亲的6000多元保险费也搭了进去,微微着 急上火,情绪几近失控。今年9月份,微微的父母将她接回了家,此时,她的情绪开始不稳定,有时候躺在床上一天不吃不喝也不动,有时候就开始后悔,说她自己 傻,为什么要相信别人呢,自己丢了工作不说还连累了父母,她觉得对不起父母,这种极度负罪感让她始终走不出来。她用电话线、网线说要勒死自己,微微妈说, 微微的脖子上至今还有伤口,家人吓得把家里所有的线啊、剪子什么全都藏起来。

  10月份一天,微微情绪又开始激动,父母没有办法带她到大连市第七人民医院住了10多天,医院检查各项指标都还正常,医生说她可能是抑郁症,回家吃药治疗。但微微拒绝吃药,她会把父母给她的药藏起来。

  微微妈妈天天看着她,生怕她出意外,结果还是出事了……

       血液里仍然有毒 还得继续治疗

   目前,微微已被转到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,还在ICU病房里。长海县人民医院的医生说,虽然微微目前得到救治,但是经检查她的血液里还有毒素,如果不及 时清理的话,还是会危及生命,于是,11月15日,长海县人民医院联系皮口的医院一路护送,将微微转院过来,继续接受治疗,15日刚到中山医院时,她就又 陷入昏迷中。

  微微父母说,为给孩子治疗,家里已经借了十多万元了,小女儿为了姐姐,也辍学了,现在根本没有钱支付医药费了,而医院已经下了催费通知单,他们为治疗费愁得吃不下饭,而全家现在连住旅店的钱都没有,已经连续在医院的坐椅上呆好几天了。